關於部落格
來一杯咖啡吧!! 讓生活步調慢一點吧!!
  • 72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初老- --- 看完超有感覺 ---

---初老-看完超有感覺--- 很有趣的感觸,分享給大家! ※發現「初老」這個詞,是在「古田敦也」的部落格, 一篇名之為「託大家的福,迎接初老來臨!」 初老,這個詞,真是有趣,但也有很多感觸。 年齡就是這麼一回事,20歲生日的時候,覺得自己老了; 30歲生日的時候,也覺得自己老了; 40歲生日的時候,當然就更老了。 所以30歲的人,回頭看那些20歲的人喊什麼青春不再,不免嘀咕,靠夭啥啦; 而40歲的人,看到那些鬼叫啥30宣言的,也會在心裡幹譙,30歲是有啥好哀怨的啦! 要自己接受老的事實,其實是很殘酷的,但「老」的來勢洶洶, 也應該有類似「轉大人」「轉骨」那樣的適應期。 不知不覺,初老的跡象一天一天滲透,外表,心態,生理,心理的, 就好像古田敦也形容的,15年前看「東京愛情故事」的織田裕二,為何過了15年了, 還是一樣年輕?好懷念啊,真希望自己也一樣。 初老,其實是有跡可尋的,譬如…… 01、身旁陸續出現有一堆人喊你「XX 哥」「XX姐」,但其實很想叫他們閉嘴 02、發現同事的年齡與自己的距離從5歲、擴大到10歲,15歲…… 03、開始懷疑比自己年齡大的人,是不是都跑到外星球去了 04、以前可以唱KTV到天亮,現在只要熬夜一天,就會累一個禮拜 05、只要坐下來,小腹就有一癱肉 06、開始注意維骨力和他命E的行情 07、躺在沙發看八點檔連續劇會熟睡30分鐘以上 08、覺得五分埔與路邊攤的T恤都是給紙片人穿的 09、以前煩惱青春痘,現在煩惱小細紋 10、除非參加清早晨運的甩 手功或廟會朝山活動,否則很難找到比自己年齡大的聚會 11、對於陌生網友的「我們可以交朋友嗎?」說法,覺得無比愚蠢而沒有耐心 12、認識新朋友的速度與機率逐漸鈍化 13、對於沒有結論的冗長會議充滿厭惡 14、越來越覺得專家說法都是唬爛 15、已經放棄「All YOU CAN EAT」這種吃到飽的把戲了 16、如果一天沒有吃綠色蔬菜就會覺得身體怪怪的 17、莫名其妙就會一大早醒過來 18、逐漸沒有耐心替爛朋友收爛攤了 19、越來越不喜歡改變「已經習慣的習慣」 20、很討厭在外面過夜,因為要帶好多東西 21、不知不覺,隨身攜帶溫水壺和牙線棒 22、懶得交新朋友的原因,是因為懶得從頭交代自己的人生 23、越久以前發生的事情越是記得,越近的事情反而容易忘記 24、總是把「重要的東西」放在「重要的地方」,然後把那個「重要的地方」徹底忘記 25、覺得自己快要被一堆密碼和一堆遙控器淹沒了 26、每次看到某某歌手某某影星過世的消息,就要感嘆一次, 我們的時代過去了 27、60頻道以後的影台播放的舊電影,會忍不住一口氣看完 28、說你看過「東京愛情故事」,知道完治與莉香,周遭一片嘩然 29、朋友們離婚的(數量/年度)開始超越結婚的(數量/年度) 30、 對於星座、運勢、紫微斗數、塔羅牌、兩性專家與勵志書,已經沒有感覺 31、對於磁場不對的人,可以毫無牽掛的跟他說再見、再見、再見…… 32、參加告別式的機率比婚禮多,包白包的機會比包 紅包的機會多 33、再也不覺得年輕辣妹是一種天上掉下來的幸福 34、以前糟蹋身體,現在被身體糟蹋 35、開始注意醫藥新聞,譬如銀杏是不是可以預防老年痴呆 36、對於年輕朋友不讓座這件事情會非常介意 37、對於手機鈴聲開始感覺不耐煩 38、逛超市買東西,會注意成分與製造商和賞味期限 39、對超商的集點活動完全沒興趣 40、對路邊的NuSkin問卷部 隊非常有意見 41、對詐騙集團開始產生周旋的戰鬥力 42、逐漸喜歡到傳統市場買菜 43、最討厭聽到「如果你不怎樣,就不能怎樣」這種威脅 44、再也不相信政治人物「替鄉親服務」這種屁話 45、對於百貨公司週年慶已經沒什麼衝刺的慾望了 46、報紙影劇版報導的明星大部分都不認識 47、KTV熱門點播排行榜的歌曲完全不會唱 48、當紅的偶像歌手大部分都不認識 49、對於RAP一點好感都沒有 50、枕頭旁邊,電腦鍵盤旁邊,出現一堆萬金油、白花油、綠油精等提神藥方 讓別人快樂是一種慈悲;讓自己快樂是一種智慧 分床 分房 分居分離文◎劉墉 一家人去多倫多旅行。由於是四個人,所以要求旅館安排兩間相鄰,又「有門相通」的房間。 旅館櫃台小姐說:「啊!找到了,不過一間是二個小床,一間是一個大床,公公帶孫女各睡一個小床,你們夫妻只好睡一個大床了。」笑笑:「對不起!行嗎?」「當然行,為什麼說對不起?」我好奇地問。「噢!你們不在乎就成了。」 小姐把鑰匙交給我:「因為很多夫妻是不願意同床睡覺的。」「真的啊!」「是啊!」 小姐笑得很有意思:「你不知道嗎?愈是有錢人,愈會分床睡;再有錢,他們就分房睡了。」 「如果更有錢呢?」我促狹地問。「就離婚了」 ● 在紐約,我常去長島的一個大植物園玩,那植物園本來是位富豪的家,占地四百多英畝,除了有各式各樣的花房、花圃、游泳池,還有棟像古堡的豪宅CoeHall。豪宅定時開放,並有導遊解說。但令我印象最深刻的,不是裡面寬敞的大廳和書房,卻是當年男女主人的臥室。臥室是分開的,各占據古堡二樓的一角。記得導遊在解說時,有遊客問:「他們為什麼距離這麼遠?好像不常在一起的樣子。」導遊一笑:「是啊!你不知道嗎?那時候,中午以前,女主人是不出現的。她在自己的臥室裡用早餐、化妝、穿衣服。」接著在腰際比了比:「那時候貴族女人都穿束身的衣服,一定要由女僕幫忙,把腰束好,才能下樓。 因為這麼麻煩,所以男女主人的臥室不得不分開,免得彼此不方便。」 ● 在《新新聞》上看到劉黎兒的文章〈親愛的,我也要有自己的荷包〉。 文章寫日本年輕一代,不再像老一輩,夫妻共用一個帳戶,如今百分之四十的家庭是「兩個荷包」;收入較高的夫妻,夫妻分帳的甚至高達一半。這是因為女人經濟比較獨立,兩人各有各的價值觀,以及對婚姻不確定感,在結合的同時,也要保持分手的自由。其中一段寫得很妙?「其實不僅是荷包,連床或臥室也都是兩個,像宮本說:『我不喜歡和妻子同一房間睡覺,我睡前喜歡看書,看DVD,想要有點自由,如果真的持續同床,我們早就離婚了。』 ● 他這話讓我想起一個「空中飛人」的朋友。雖然丈夫半年在台、半年在美,兩夫妻卻更恩愛,好幾次被朋友撞見,兩口子拉著手在街上。「我啊!幸虧半年不在家,要不然,早跟不上時代了。」 有一天,那丈夫對我說,看我不解,他補充:「我不在家的時候,因為一個人,晚上總是坐在床上看書,想到事情,就跳下床打電腦、上網,你想想,如果在家,行嗎?我跳下床,能不吵到她?我看書,能不影響她嗎?」 得意地笑笑:「所以,我今天事業的成功,得感謝這種生活方式,使我能不斷充實。 我今天的婚姻成功,也得感謝這種生活方式,使我們兩口子總能小別勝新婚。」 ● 他這番話,我早有感觸。因為自從前年搬家,房子大些,使我的岳父岳母能各有各的房間,他們就變得更恩愛了。 過去,岳母總怨岳父愛整夜聽收音機,有一回廣播劇裡的人大喊:「失火了!失火了!」甚至把她驚醒,跳下床往外跑。 而今好了,一個睡樓上,一個住樓下,各有各的空間、各有各的浴室,甚至各有各的收藏與擺飾。 每天看他們早上相遇,彼此都好像眼睛一亮。 ● 梁實秋與韓菁青在世時也一樣,那時候他們住忠孝東路的一棟大房子。 兩人的臥室一北一南,中間是客廳和書房。記得我那時候好奇地問哪有夫妻不同臥室的? 梁教授一笑:「她啊!不過中午不起,不到夜裡兩點不睡,我則是天不亮就起。現在分開睡多好? 早上她睡覺。安安靜靜,我可以專心寫作;晚上我早早睡了,她正好約朋友吃消夜、聊天。」 我開玩笑地問:「如果她要您一塊兒吃消夜,怎麼辦?您去還是不去?」 「去!去!當然去!」 梁 教授大笑了起來:「我接著請她那票夜貓子朋友吃早點。」 ● 常覺得人生好像日出與日落,怎麼昇起,就怎麼落下。 想想,小時候我們獨自睡一個小床,後來交了朋友、談了戀愛,沒結婚(同居)前還是一個人睡,只是常常約會。 然後,我們成了家,睡在一張床,火旺的時候,總做愛做的事,做完了,就相擁著睡去。漸漸地,火消了。彼此在婚前的個性,逐漸不再隱藏。男人老了,攝護腺肥大,愈來愈愛夜裡起床;偏偏女人也到更年期,睡不實,一點動靜就會驚醒。 於是有些夫妻,就分床,甚至分房了,回復到年輕時約會的樣子。 再過許多年,太陽落到地平線,一個人先走了,獨自去睡他那張冷冷的床;沒走的這個,若不再婚,也回到單身的歲月。 就算不分床、不分房,又有哪對夫妻,能不終於分居?只是不知,來生會不會? 不是得到....就是學到 不是得到一份圓滿的因緣;就是學到怎樣更靠近幸福 不是得到勝利;就是學到如何避免失敗 不是得到最終自己想要的;就是學到世事總不會盡如人意 不是得到就是學到.......這樣的人生沒什麼好失去和非得斤斤計較的 這樣的人生很開心...很自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